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番外

作者:木木木子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黄头发的是大弟弟,黑色头发的是小弟弟,”五岁的胖羊羊扒在摇篮边上,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是一脸的懵,最后扭仰起小脑袋望向抱着一个妹妹站在一旁的江画:“妈妈,还有一个妹妹呢?”

    “啊?”江画正在细观摇篮里的这两孩子像谁,听到她家小胖子这没头没尾的问题,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还有一个妹妹?”

    小胖子手指他妹妹,蹙起一双小眉头:“两个弟弟,只有一个妹妹,那还有一个小妹妹呢?”

    还有一个?江画明白了,同样是十月怀胎生孩子,为什么人家一肚子有两,她就只能一个一个的来?

    瞥了一眼坐在床上喝汤的牡丹,后看向她大儿子,江画深叹一口气,稍稍蹲下身子将抱在怀里的“小花姑娘”杵到摇篮边上。

    “儿呀,不是妈妈不努力,实在是你妹妹太努力了,瞧瞧她,一个都赶上两个小弟弟大,妈妈也想一次给你来两,但你看看妈妈这小身板,实力真的不太允许。”

    “扑哧……哈哈,”牡丹左手捂着还未收回去的肚子,右手拿着勺:“你这回答也太敷衍了,”丫丫都四个月了,画儿奶水又好,小丫丫整一轮满月,可她两儿子才5天大,小小的两只,怎么比?

    江画捏了捏胖羊羊的小肉脸,抱着她闺女站直身子:“要不你来给他一标准答案?”

    “这个得容我好好想想,”她还巴望着再要一闺女,若是哪天她儿子这样问她,她也好拿来就用。

    喝完鱼汤,牡丹下床来到摇篮边上,轻轻摸了摸在熟睡的两个儿子,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母性光辉:“画儿,你有没有觉得我变了?”

    以前总有人跟她说,生孩子是女人的一次升华,她认同但感悟并不深刻,现在自己当妈妈了,她才感同身受。

    “这不是废话吗?”江画看了看自己的一双儿女,她这一生也够本了:“你听说过一句话吗?”扭头望向牡丹,“男人也许绑不住女人,但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绝对是女人割舍不掉的。”

    牡丹笑了,深吸一口气后慢慢呼出,给两个孩子整了整小包被便拉着江画来到床边坐下:“这几个月累着你了。”

    封老板上头没有老人,家里虽然请了家政,但她这是头胎还一双,蓝丽娟女士怎么都不放心。

    可画画就跟她差不到五个月,胖羊羊还不大,江伯父身上又有积年的伤病,一到阴雨天,那就浑身都疼,她哥还要上班,洪伯母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但江画仍是让老两口搬到她那了。

    “是挺累,”江画将睡着的小丫丫放到床边的小推车里,看了一眼还扒在摇篮边上的儿子:“所以我们向现实投降了,决定同意小封的建议,暂时搬到你们家去住,等孩子大点再搬回自家小四合院。”

    说到这个,牡丹也高兴得很:“昨晚上封老板就跟我提了,今儿白天不能过来陪我,他和我哥是壮劳力,得带着人帮着搬家。”

    她家的四合院比洪伯母的那一套要大很多,房子、院子都被维护得很好。婚后,她和封老板就住在四合院,边上的几家都是大户,所以不用担心私密性的问题。

    “有李明、郝懂他们在,搬家也快,”江画看了下时间:“估计下午就差不多全妥了,正好明天你出院回家,”她凑近牡丹,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膘,“昨晚上,两个妈开视频会议就在商量着怎么给你做月子。”

    牡丹下瞥江画捏在手里的软肉,已经开始担心自己这还没收回去的肚子了:“我会尽全力劝她们克制。”

    虽然她不混娱乐圈了,但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可不能放弃形象管理。

    “那我先祝福你,”江画捏着自己的肉,就只想叹气:“对了,小封跟你说了陈森的‘骚操作’了吗?”

    “没,”自去年投在她这的钱被金霞连本带利全部结算清了后,牡丹就发现陈导变了,变得不再那么豪气冲天了:“最近《宣城剑影》是不是开播了,反响怎么样,我没被骂吧?”

    江画正要跟她说这事,掏出手机:“我给你看看哈,陈导那真的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进入微信,点开自己的头像,“这是我特地录的《宣城剑影》的序幕,你猜序幕的开头是谁?”

    瞧她这样儿,那还用猜吗?牡丹也乐了:“我老公,国寺的那位出身狗血的主持。”

    “你不愧是能跟陈森成为好友的人,”江画压着笑,点开视频,激荡人心的音乐传出。

    一恢弘的寺院首先闯进眼帘,跟着一个长镜头拉近,封珃饰演的主持出现了,紧接着画面一转,宣茗伊穿着喜服闪身出花轿,一脸的狠厉。

    就知道会成这般,牡丹趴在江画的肩头闷笑:“高……真的是高!”

    “这才到哪?”江画点开下一个视频:“咱们来看看演员表,”她就从来都没见过一个客串演员会被高高的挂在演员表第一的位置,更过分的是紧随封珃之后的不是男女主角,而是牡丹。

    牡丹扫过弹出的演员表,笑得不能自已:“相信我,陈导已经很克制了,若不是怕太过,他肯定在我的名字后注明是封珃的太太,哈哈……”

    “观众给他提了一个非常富有建设性的想法,”江画咬着下唇,待那股欢乐劲儿过去了,才出声接着道:“让他继《赌后牡丹花》后再来一部《炒作大师》,也不用费心找主角,他自己本色出演一定精彩……哈哈……”

    “这想法不但富有建设性,还很有钱味,”牡丹点了下江画的手机屏幕,退出这一条视频,接着看上一条:“《赌后牡丹花》拿下了15亿的票房,《炒作大师》若是还走喜剧风,说不定能再创佳绩。”

    “你也这样想?”江画把手机给牡丹,伸手拉着一旁的小推车来回晃了两下,推车中的小丫丫裹了裹嘴继续睡,“陈森和箫明有给我打电话,说是想再合作,我还是制片人。”

    《赌后牡丹花》可以说是空前的成功,也不知道当初封珃说的那话是不是认真的?反正头次演戏的箫明在戛纳凭着“花不尽”这个角色一举拿下了最佳新人奖和最佳男配奖,这两奖就跟鸡血似的打在了箫明的心头,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挺好的,”牡丹在心里默算了下时间:“这次陈导也不跟谁打擂台,所以时间上应该不会急,你们先探讨剧本,丫丫快5个月了,现在大家都住到一起,可以帮忙着带。”

    江画真觉自己太幸福了,和牡丹头靠着头:“两个妈和你哥也是这么说,家里都支持我,”可她不能这么自私。

    下午刚过一点,封珃就来了,提着个保温餐盒轻轻地推开门,目光在房间内掠过,问到坐在床上的江画:“丹丹去喂奶了?”

    江画点头:“嗯,丹子带着老大刚进内室,”封珃放下保温餐盒,看了一眼还睡着的小二,便走向卫生间边上的那扇门,“我去看看。”

    “去吧,”经过这几个月的观察,江画对封珃是放心了。

    牡丹怀胎,封珃在两部电影上映后,几乎是停了所有的工作,无微不至地照顾牡丹,还要准备婚礼、跟着助产士学习等等,整个人消瘦了不少,牡丹倒是面色红润,可以看出他是真的爱极了牡丹。

    “嗨,Baby,”封珃进入小房间,牡丹正在喂小大大,他蹲到他们母子跟前,见牡丹额上冒汗,便立马起身去拿一块消过毒的热毛巾,帮她热敷:“是不是很痛?”

    看着儿子吃得很吃力,浅褐色的发都湿了,他真的想要叫停,可医生说了,喂母乳不管是对孩子还是产妇都是最好的选择。

    “今天还好,”牡丹对着封珃扯出一丝牵强的笑:“没昨天那么痛,”他娘的,她真的想骂人,太痛了!

    封珃看着她这样,心疼极了:“一会我再去问问医生……”

    “别,”小大大一个大用力,牡丹倒吸一口冷气:“胡教授都快被你烦死,她现在看见你是再没有高兴了,估计你再去几次,人家就对你粉转黑了。”

    “我还是要再去问问她,看有没有减轻疼痛的方法,”封珃是不死心,也请教过牡隽,可提到这个问题,牡隽只想捶墙。

    “去可以,但不许学我哥拉着人家医生不放手,”这是家丑,牡丹也不想提,但她更不想再见自己家人“闹医”:“你现在不但是人夫,还是两个孩子的爸比,所以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

    牡隽的丰功伟绩,封珃早就被岳母普及过了,他也引以为戒:“放心吧,Baby,我不是牡隽,不会让你操心孩子还要操心……”

    “哼哼,”江画推门进来:“我老公就在门外,你们两口子能不能给点面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也是怕了。”

    封珃频繁地来往医院,自是无法躲过记者的眼睛,况且记者也一直在盯着牡丹的肚子呢。

    这不牡丹一入住医院,上百家媒体都派了记者守在医院外,牡丹产下双胞胎,燕青给记者发喜糖喜蛋,也没有隐瞒牡丹产子的消息,不过即便没有隐瞒,也没有一家记者离开。

    9月15日,封珃接牡丹和孩子出院,牡丹穿的是洛莱的宽松长裙,这裙子还是东小西给推荐的,果然不但遮肉还仙气飘飘。

    “恭喜封影帝、丹美人喜得贵子,”记者们被安保阻拦在外,不过因为牡丹刚刚生产,他们虽然想得大新闻,但也不敢太过分:“丹美人,你有复出的打算吗……还是做封影帝背后的女人……女人没有事业会不会失去自我……”

    封珃左手提着一个大大的藤篮,右手紧揽着牡丹走向停在医院门口的黑色房车,对于记者提的那些问题,他有些介意,Peony并非是个依靠别人的女人,虽然他希望她能依靠他。

    对于牡丹的退圈,外界一直众说纷纭,不过却有近九成的人认为她迟早会复出,毕竟娱乐圈的钱好圈,况且牡丹还可享封珃的资源。

    “这些人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生完孩子,身材还未完全恢复的东小西将手机扔在沙发上,走向在拿着拨浪鼓逗弄四个孩子的牡丹:“竟将你和那个杨晓玲做比较,什么同嫁给影帝,一个成了家庭主妇一个成了影后?”

    杨晓玲和牡丹能比吗?杨晓玲的老公是怎么离婚的,杨晓玲又是怎么逼婚上位的,圈里谁不知道?

    牡丹将拨浪鼓给了东小西的闺女燕筱,抱起感冒刚好没多久的丫丫:“随他们怎么讲吧,我也没空理。”

    “这背后也不知道谁在酸?”东小西轻嗤:“最近踩你的人可是真不少。”

    “什么时候少过,”牡丹用额头顶了顶有点焉的小丫丫,确定她只是在犯懒才放心:“毕竟封老板人俊财多,而我也就学历高点。”

    东小西撇了撇嘴:“双胞胎满月的时候,封BOSS捐出那笔遗产时,外头怎么都是对你赞誉一片,现这才过去两个月,就有人说你依附封BOSS,做不了封BOSS的主……说自己掌管家里财政啥啥的……真是不知所谓。”

    “这也是事实呀,”牡丹将丫丫放回小车内。

    对于外界针对牡丹的不好言论,封珃更新了微博,只有四字:“我是她的,”附牡丹照片一张,简简单单,但足够到位。

    只是外界对此并不以为然,依旧没放过牡丹,不过打脸的很快就来了。十二月底,福布斯公布了全球30岁以下的精英。

    Peony(牡丹),女,28岁,来自中国,个人资产约13亿美金,排名第11,而排在她之前的10位,其中有9位是出生豪富,更叫外界吃惊是福布斯给牡丹的职业定位——投机者。

    很快牡丹的学历,在进圈之前的职业等等就被全部扒了出来,立时间她便成了全网别人家的孩子,而天映的董事长兼总裁武昭在这个时候发了一条微博:“对,这就是我丹姐@牡丹,小弟武昭,还请日后多多关照。”

    小剧场

    一头金发的封慕云小朋友和一头黑发的封慕童小朋友蹲在他们的爸爸对面,看着他们爸爸给他们改装大G,可为什么爸爸只盯着车车看却不动手?

    封慕云小朋友小肉嘴一窝:“爸爸,你……你是不会,”口水都喷了出来。

    封慕童小朋友凑了凑小鼻子,站起身:“爸爸,打电……给……给舅舅,让舅舅来。”

    封珃也无奈,他确实不太会改装:“不用打电话给舅舅……”

    “你……你会?”金发小朋友那双承自牡丹的桃花眼盯着他爹,封慕童抬脚踢了踢自己哥哥:“不……不问。”

    封珃双手揉搓了搓自己的脸,笑着道:“爸爸不太懂这个,我们也不用打电话给舅舅,你们进屋拿遥控开车,我跟你们去羊羊哥哥家,刚好妈妈和妹妹也在羊羊哥哥家。”

    “好,”两个小家伙高兴了,立马撒开两小短腿跑回屋里,封珃蹲在地上,脑袋一耷拉,看来他得将丹丹的书都拿出来晒晒,开始重新学习,不然日后儿子的功课他都教不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