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8章 生生不息最终章

作者:callme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石子砾捧着卷轴特别乖巧地笑啊笑, 他年纪小, 就算跟大部分修士一样都顶着二十多岁的皮囊,也带着一股稚气, 眉眼格外明媚动人。

    莲仙人让他笑得心都软了,把满肚子催他上进的唠叨都咽了回去,双手搓了搓他的脸, 百般疼爱地叹息:“还是个孩子呢。”便改口道, “你师兄面冷心软,待你更多了几分宽容, 为师走后, 你师兄弟二人当互相扶持。”

    石子砾连忙应了,说来他好些时日没见过封郁了,这人近来好似有意避着他走,在莲仙人这边都没再碰上。

    要说封郁是恼了他吧, 可他俩在竞技场不可描述那事儿封郁都很淡定, 石子砾还真想不出自己哪哪儿能把人得罪得避而不见。

    跟莲仙人约好了明日一早送他离校, 石子砾往回走,想了想还是拐了个弯,向B座宿舍楼走去。

    封郁的宿舍,本来跟排行榜那群最顶尖的天骄们一样, 在最靠近教学楼的E座, 五十年前一次宿舍调整, 不知道为啥他就调到了B座, 跟石子砾所在的A座就隔了一座小法阵。

    刚开了灵智的小喽啰们四人一间, 封郁这样的大拿就是独立一间了,石子砾敲响他的门。

    房间内,密密麻麻的符咒写了一层又一层,封郁盘腿坐在阵法中央,引天地灵气汇入丹田,镇压丹田中魂魄聚成的吞月天狗。

    那日在竞技场,他莫名被勾出了发情状态,至今未消,头几天还因刚被投喂了一顿大餐,尚能自控,近来久旷,难耐万分,丹田里的投影更是躁动不安。

    封郁布了层层法阵,费时许久,眼见那天狗一日比一日乖巧温顺,大功将成,冷不丁一阵熟悉的味道传入鼻腔,情生而欲生,丹田火热,捂着胸口喘息。

    天狗早被压制得没半点脾气了,两耳蔫巴巴下垂,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突然尾巴一竖,蹿身而起,四下嗅来嗅去,哼哼唧唧呜咽不住。

    石子砾等了半天不见有人应门,扭头欲走,走出两步听到开门声,封郁露出了半边脸,纳罕问:“你怎么来了?”他搬到B座来都有五十年了,这还是头一遭石子砾来访,真是稀客中的稀客。

    门一开,便有一股馥郁香气扑面而来,石子砾轻嗅了嗅,就见封郁若有所觉,半边脸更往门后藏了藏,把房门兜得更紧了些。

    他的耳朵肉眼可见得慢慢红了。

    “师父明日正午启程,咱俩一道去送他?”石子砾眨了眨眼睛,见封郁难掩窘迫,心中虽奇怪,觉察到他不愿让自己窥探屋内,出于礼貌,便后退了两步。

    一个多月没见了,封郁心中不舍,下意识迈步跟进,整个人走出来才愣了愣,忙又缩回去了,稍一沉吟,还是道:“这个自然。”

    封郁走出来时,石子砾不小心瞥见了屋内部分符文——他是个选择性学渣,挂科只挂水课,对自己感兴趣的科目,成绩从来绝佳——那是一种晦涩艰深的清心咒,他在莲仙人的书房中找到过相关古籍,一般为淬体期炼虚期的大神抗争心魔所用。

    封郁才是神游期,不会受心魔困扰,那为何动用这等大阵势?石子砾隐约猜到了某种可能,脸上也有些燥热,觉得自己到来打断了封郁的好事,怪不得人家那么长时间没开门呢,咳嗽了一声:“那我先走了,师兄保重。”

    想想封郁一向自持,不会强撸灰飞烟灭,不必太为他担心。何况越是强横的种族,度过发情期后修为越会大涨,此乃大机缘,怕他突破神游中期指日可待。

    石子砾回到宿舍,打开玉简继续生啃。二十八星宿分了东南西北四大部分,他先看的是东方苍龙七宿,已经看完了角宿,亢宿就差几页了。

    石子砾一口气读完,看看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终于又啃完了一本,他有点小兴奋,想着今天再把氐宿读个开头吧,翻找到介绍氐宿的玉简,埋头看了下去。

    知识点1:东方青龙七宿第三颗【√看得懂】

    知识点2:代表龙胸及前爪部位【√没问题】

    知识点3:在七曜中属土,图腾为貉【√难不倒英俊的小石头】

    竟然能不打哏地一口气读懂三句话,石子砾特别感动,离得玉简越发近了,凝神去瞧第四句。

    ——“氐者,言万物皆至也。”

    石子砾只觉眼前一黑,又是一亮,这几个字犹如砸进他脑海中一般,汇成满天星海,铺天盖地而来。他体内灵气喷涌而出,与星海融为一体,群星争相闪烁,光华夺目。

    他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舍友金刚铃在隔壁宿舍打牌,鲤鱼精躺在铺上正在看漫画书,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忙探头向下看去,见石子砾浑身散发金色光芒,眉心璀璨一片,灼得他死鱼眼生疼,急忙拿被子捂住,不敢再瞧。

    隔壁宿舍也感应到这方天地灵气不同寻常,金刚铃第一时间扔了牌跑出来瞧,恰见一团金光冲破蓬莱顶空的禁制,飞向浩浩天空,与满天繁星汇成一体。

    金刚铃整个人都傻了,嘴巴张得老大,磕巴问:“怎、怎么回事儿?”

    鲤鱼精追了出来,羡慕万分得仰着头:“石头又突破了。”想他俩一同入校,他还没化形呢,人家已经凝魄了,而且刚凝魄就闹出这么大阵仗来,这天赋真是没法比,他是服气的。

    金刚铃更震惊了:“卧槽,石头哥读书都能读上天了?”修士突破讲究的是修心顿悟,可瞧石子砾读星宿图那张便秘脸,顿悟个毛球啊!这人是不是开外挂了?!

    说话间,蓬莱校园内有数道光芒一跃冲天,追随那道金光而去。隔壁宿舍有人是猫头鹰成精,夜晚视力极佳,睁着萌萌的大眼瞧了半天:“莲仙人和封学长都追去了,糟糕,西昆仑那两位怎么也跟着去了?”

    鲤鱼精本来听莲仙人和封郁追上了,刚松了口气,待听到后半句,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西昆来人,那起码也得是淬体初期的人物,能跟莲仙人打平,这两人若心存歹意,只凭莲仙人和封郁是拦不住的。

    几人焦急得抬头张望,过了一盏茶时间,一道银光又起,突破天空禁制追赶而去。

    猫头鹰不太确定:“这道速度太快了,我大略瞧着模样,像是咱们校长呢……”

    气氛一松。

    他们校长的修为有多高,在场的没人知道,有导师的问自家导师,导师们对此也都讳莫如深。不过在蓬莱学生们心中,自家校长就算不是修真界仅存的几位渡劫期老怪物之一,最差也得是个大乘期,有他坐镇,不怕旁人乱来。

    石子砾的金色光团一马当先,一路向东方而去。其余几道光芒,初来只觉各个神速,待飞至三重天,距离已经拉开了。

    封郁并非以速度擅长,眼见属于西昆仑白虎精的光团距离金色光团越来越近了,勃然色变,强提真气,眉心冲出一道黑影。

    那黑影兽头狰狞,猩红的嘴巴巨大无比,包裹住满月,缓缓吞噬。

    月亮每被吞噬一分,封郁涌动的神力就丰沛一分,莲仙人打出一道增速符咒,没入他体内,助他一臂之力。

    封郁速度更快了三分,一举越过白虎精,在周遭设下禁制,喝道:“停下!”

    那白虎精并未冲击禁制,停在半空中,懒洋洋道:“小友误会了,此等异象,千年未遇,我不过是纳罕想瞧个热闹罢了。”

    莲仙人作为何仙姑的交通工具,比翠竹精快上一截,跟封郁并肩而立,笑道:“道友以白虎法身突破,百兽朝拜,百鸟齐鸣,此等盛况,方为千年未遇。我这拙劣小徒,当不得此等赞誉。”

    不过瞧得出白虎精确实没有太大的恶意,否则以他的修为,刚刚强冲封郁的禁制不成问题。

    末法时代每一位修士都是珍惜宝贵的资源,打断干扰旁人突破,更是修真界的大忌,这是不死不休的仇。莲仙人相信白虎精不会如此狠辣,但对方肯定是想借此探知石子砾的底细。

    双方隐隐呈对峙之势,翠竹精跟白虎精站在一起,有意缓和气氛,大赞道:“莲道友眼光极佳,小徒弟已是不凡,我瞧封小友身负神功,定也有一番奇缘。”

    他心中不禁埋怨白虎恃才傲物,行事太不讲究,无怪人家师父师兄炸毛。

    翠竹精天性温和,与人为善,根本不想蹚这等浑水,是一见白虎追着来了,心道不好,怕真起了冲突,这才急忙跟着跑来了。莲仙人即将升入西昆仑,以后大家都是同事,若真撕破了脸皮,日后怎么相处。

    他被幻境中的鲤鱼精坑队友的行径激得动了怒,立时忘掉了自己正在参加测验,甚至忘了自莲仙人出关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记忆回到了他第一次跟封郁不可描述前——然后他们就莫名其妙第二次不可描述了。

    石子砾想不明白的是,幻境里的封郁怎么会眼中有月亮,他记忆中那个时期的封郁才刚刚历经第三变,眼中并未出现弯月。

    若说这只是小疑问,等他从幻境中出来,抬头一瞧,气殿竟然变成了色殿,老母鸡变鸭,可恼得他不轻。

    他话音刚落,有个女子款款而出,模样却极为平常,单看脸只是个寻常妇人,然而身形妙曼无双,身姿摇曳,步步生莲。她衣着华贵富丽,富贵至极,稍一靠近,便有一股醇香之气扑来。

    这是酒香。石子砾灵光一闪,双目圆睁:“原来如此!”色殿就是气殿,气殿就是色殿,酒色财气,本就是一殿!四个轮流上阵,端看来者在哪里跌跟头。

    他露出怨念之色,怪不得棋殿之主说话那般诚恳,问一个问题就恨不得把相关知识都科普给他,明示暗示他闯过棋殿后,只需再闯“酒色财气”其中一关便罢了——竟然都是在晃点他。

    若是早知可能考验色关,石子砾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他这么纯洁的人,九成九能捱过嘛!

    那女子道:“你倒有几分伶俐。”这话便是认了石子砾的猜测。

    石子砾道:“‘气’的考验就罢了,怎么‘色’还能这么玩?我看凡间小说戏剧,不都是找几十个漂亮大姐姐,来陪我睡觉吗?”

    “找几十个漂亮大姐姐,岂不是让你轻松过关?”女子笑道,“惊喜吗?”心中暗叹,色诱本是都这么玩的,你这个纯属意外了。

    实则她并非设局有意诓骗,来这一殿者,不出意外都要将酒色财气四关走一遭。只是棋殿之主身死道消,却得偿所愿,平生再无遗憾。

    当了这么多年老邻居,她也有所感应,有心给石子砾放水,便只开了“气”这一关。

    四殿之主探查出石子砾平生少有几次情绪失控都是跟封郁有关,便先给石子砾放竞技场小电影,哄他先看着,自己着手引封郁神魂入乾坤界,不料对方心智十分坚定,几次都失败。

    还是她将石子砾的魂魄投入环境,咬咬牙佐以压箱底的神物引魂香吸引,方才将其唤来,做成了这个局。

    ——但乾坤之主在上,她真的只是想弄个气之考验,让封郁揍石子砾一顿就齐活了,是这两位演员不按剧本走,自由发挥,情之所至,弄成了现在这个尴尬局面。

    引魂香本就可做助情之用,但效力微薄,本不至于酿此大祸。事已至此,四殿之主着急忙慌将殿阁名字改了,又将错就错勇敢背锅。

    她其实觉得很冤,你俩要本来就是一潭死水,还不是怎么烧都不怕?干柴烈火,方能一点就燃,能全怪她吗?怪她吗?

    但这话不能说,她甚至不能让石子砾知晓幻境中的是真·封郁的神魂。四殿之主笑得格外温柔:“你闯过了气关,败在了色关,可惜可惜。”快滚吧。

    石子砾问:“殿主能否告知晚辈,如何从乾坤界出去?”失策了,他问了棋殿之主那么多问题,竟然忘了问这一个。

    四殿之主却道:“灵宝尚未有主,你何以着急离开?”

    “难道闯关失败,还能参与夺宝?”石子砾很茫然,不是很懂你们的套路哦,如果过不过关都不影响争抢宝物,那你们设计这么多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关卡是图个啥?

    四殿之主但笑不语,长袖一拂,逐他出殿。

    宫殿大门轰然合上,石子砾也不念《燕歌行二首》辨别方向了,只随意行走,一边走一边想着先前种种。

    他的重点倒不在那一场稀里糊涂的不可描述上,好吧,也有那么一点回味,虽然只是虚幻之象,却解锁了颇多新姿势。咳,要不是四殿之主将他抽离幻境,料来可以解锁更多。

    倒是之前放的小电影,让他收获良多,对修士对决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石子砾懒洋洋走着,连路过某个宫殿都懒得进去折腾,深觉这一行实在赚回了本,至于宝物能否拿到,那根本就不重要了,再说这宝物妖艳装逼流的画风跟他并不相符,瞧这装神弄鬼的狗屁乾坤界……

    “这什么狗屁乾坤界!”

    冷不丁听到有人同一时间痛骂,石子砾先是一乐,凝神细瞧,更是哈哈大笑:“人生无处不相逢。”

    只见宫殿大门开合,一人灰头土脸被从里面扔出来,摔在地上,嘴中骂声不住,半天没爬起来。

    石子砾问:“纸兄,你这是怎么了?”

    纸妖不知被谁封住了修为,此时同个凡人无异,朝着宫殿比了个中指,挤眉弄眼:“书殿之主,啧啧,小气吧啦的,因着我几次赢他,恼羞成怒了。”

    石子砾早先也听他提过一嘴,他是书法成精,还是有资格被帝王收藏的书法,于书法一道自然非比寻常。他一听是书殿倒来了几分兴致,变了个茶几出来,提笔写了一首诗,问:“我这字能赢吗?”

    纸妖不答,在他的下方誊抄了一模一样的诗,轻而易举将他的秒成渣渣,上下点指:“我这笔字,才能跟书殿之主打平,险胜。”

    石子砾:“……哦。”那他就不进去找虐了。

    他指了指自己来的方向:“你闯过了书殿,便能闯下一关了,酒色财气的宫殿在那边……”他有心想多透露几句,这话却数不出口,心知是乾坤界法则镇压。

    石子砾蹲下身来,捡了四颗石子,分置四方摆好,又拢在一块,变作一个四面佛泥塑像,塞给他:“相逢就是有缘,送你了。”

    纸妖:“啊???”

    这孩子真不灵透啊,石子砾拱手一示意,扭头便走。刚走了两步,听得一声细微的颤动,声音清悦,却让他勃然色变。

    妈个鸡,红练老祖的铃铛声!石子砾一把抓过纸妖,口中疾念“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将人向着自己来时的方向奋力一扔。纸妖此时法力全无,若能落到酒色财气殿阁周围,求得四殿之主护佑,那也算他的造化了。

    纸妖身不由主地飞在半空中,漫天红线迎面而来,将他整个人兜住,眨眼缠成一团。

    石子砾强笑道:“我师父总说我心大,老祖吃我一个怕就饱了。”心中大骂,说好的重塑肉身少则一两个月呢,这才十天不到,人就追来了。

    “我向来喜爱少食多餐,留下这小子当个零嘴也好。”红袍女子泰然立在他身后不远处,菱唇上翘,似笑非笑的模样极美。

    她一拂手,将纸妖扔在石子砾脚下,笑意盈盈:“乖孩子,到姐姐这来。”

    石子砾眯了一下眼睛,口中同她周旋,心中千百个念头转过,苦思脱身之法。红练老祖被母文光一剑斩断肉身,是他亲眼所见,不会有假。

    纸妖挣扎着坐起来,悄悄传音:“我这里还有数百个飞剑符,跟你的言灵配合,看能否斩断红线。”

    他这是不知红练老祖厉害,石子砾回:“你掐好遁地诀,随时跑路。”他是个厚道人,红练老祖的仇恨值都在他一个人身上,何必害得人家跟自己一起死?

    石子砾:“BALABALA……”

    红练老祖:“BALABALA……”

    两个人你来我往说了半天没营养的垃圾话,愣是没打起来。石子砾眨了眨眼,他说废话,是因着心中没谱要拖延时间,那红练老祖为啥这么配合呢?

    ——因为她也心虚。

    石子砾猝然发难:“我已经使出洪荒之力了!”赌一把,仓促重塑法身,恐怕红练老祖修为大减。

    这是他压箱底的绝招,八年前他尚为化形期,便能惨胜母文光,凭的就是此招。【洪荒之力】,可随机召唤洪荒生灵协助作战。

    当然,召唤的生灵也都是有概率的,如果说四海龙宫虾兵蟹将是R卡,南天门扫地的天兵天将就属于SR卡,封神期的大能是SSR,至于啥鸿运老祖、三清上仙,那根本就不在抽奖池中。

    石子砾上次使用,竟然召唤出来了三头六臂的萌少年哪吒,打得母文光苦不堪言,这次他也报以厚望,暗暗祈祷:拜托来点狗屎运吧。

    一只通体雪白、细腰长腿的犬妖现形,汪汪两声,吐出舌头来卖萌。

    石子砾:“……”不是要这种狗屎运。

    他禁不住嗅了嗅自己身上,怀疑是吞月天狗残留的味道,把这狗给引出来的。

    这人有一次竟然欺负到石子砾原先隔壁宿舍的黑狗精头上去了,黑狗精可是石子砾经年的游戏队友,五六个人现如今还时不时杀上一局。他一见黑狗精鼻青脸肿的模样就动了怒,在反孔小分队的信息网支援下,堵孔烨到墙角,把人戳电得躺地上挺尸。

    围观群众里三层外三层,轰然叫好,更有好事者举手机拍视频,转头放到论坛上,起了个题目十分撩人。

    “方丈首恶白日行凶,天降灵石挺身而出,雷霆仙术威震天下”

    在仅有两千余人的蓬莱学校,当天点击量破千,次日破三千,五日破万——消息不知道被谁发到另外两家学校的论坛上去了,瀛洲和方丈两校学生纷纷翻墙越狱,跑到蓬莱论坛上看热闹。

    石子砾看着这数据都感慨,蓬莱和瀛洲人少,方丈人可不少,这一万点击量,大半都是方丈学生贡献的,可见孔烨这万人嫌名副其实。

    帖子底下还有方丈的学生以游客的身份匿名吐槽:“打得好啊,这死孔雀就是欠修理,贫僧因为他,几次犯了嗔戒,不然早就升神游期了。”

    更有人问打人者在蓬莱论坛的账号,说要给他砸潜艇砸豪车下红包雨打赏,“不差钱,图个爽”。

    还有人发散得更远一些,大赞道:“瞧你们蓬莱论坛维护得多好,欣欣向荣的,注册会员也多,我们那儿就是一潭死水,就几个论坛管理员上蹿下跳得发帖,支撑得很辛苦。”

    蓬莱校风是三校有名的开放和包容并济,妖修们普遍也比人族修士能作,群魔乱舞的,论坛每天能发近百新帖子,称得上一大景观了。

    石子砾本人却无心宣扬,第一时间在论坛回复解释了一下这是永言大师下的咒。

    他又不是凭本事打赢的人家,有什么好得意的,还跑去找永言高僧说了此事,重点表达了歉意,自己朋友无故被打,一时不忿才出手,借了大师法咒之力,胜之不武云云。

    他说得很诚恳:“晚辈实在没想到,事情能闹得这么大,对不住您了。”

    永言高僧暗叹他年纪小做事却很周到,反过来宽慰他:“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一切皆为我那劣徒咎由自取,你很不必放在心上。”

    他其实……也挺高兴的,早在方丈时,孔烨不是打了这位高僧的爱徒,就是揍了那位大师的传钵大弟子,人家挨了打,师父就找上门来跟永言高僧理论,永言高僧也不胜其扰。有心说孔烨几句吧,人嘴上答应得好好的,扭头就再犯,他此番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整治徒弟。

    只是这法咒不可能永久生效,也就维持一个月,永言高僧道:“那劣徒为孔雀成精,你以后碰到,还当小心。”他久居方丈深山不出,孔烨日后有的是机会找石子砾麻烦。

    石子砾还挺纳闷,这前半句和后半句有什么联系吗,谢过永言高僧,回宿舍的路上才想明白,孔雀是鸟,鸟的直肠短而细,意指孔烨性直而记仇。

    他刚解出了这个小谜题,突然脖子一刺,一抬头见果然是孔烨面无表情跟他迎面走来。石子砾不欲惹事,反倒是孔烨主动戳记他:“你有本事让我师父撤了法咒,咱们凭真本事走一场如何?”

    “我没这本事。”石子砾笑眯眯的。

    孔烨道:“我不欺负你,我压制修为,再让你一只手,不论输赢,这事儿就揭过了。”

    石子砾眸光微闪,还真有几分意动,三校中唯孔烨修至神游大圆满,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他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天赋比孔烨还强,两人差了将近两个大境界,可以说他这辈子是赶不上孔烨了,现在有了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还能了却一桩麻烦事儿人,何乐而不为呢?

    他道:“你压制修为便好,不需让我,公平决斗就是。”

    孔烨大喜,被人口诛笔伐在他看来根本不是个事儿,早习惯了,不痛不痒的,但石子砾这张臭嘴的神奇功效,一直勾得他心痒难耐。

    石子砾扭头去找了永言高僧,高僧却道:“这法咒在竞技场中本就不起效力,你放心去便是。”言辞间很怀疑他撤掉法咒,一出这个门,孔烨就得捏起拳头揍人。

    两人结伴去了大竞技场,孔烨指着显示屏问:“他们说,封郁败的那一次,是跟你战斗的?他也压制修为与你同阶吗?”

    石子砾咳嗽了一声:“是显示屏坏了。”

    孔烨追问:“可是自从那一次后,你们两个再也没来过竞技场,这岂不就是封郁自知不如你,不敢再邀战了?”

    石子砾一想还真是,最近他就只在乾坤界幻境中跟封郁去过一次竞技场,大抵那次的乌龙事件已让他俩没办法平心静气一块置身竞技场中了。

    他不愿多说,手一举:“再废话就电你。”

    孔烨悻悻的。两人在竞技场两个高台上分站,各自把手投入高台发光的灵石上,同时注入法力,周围场景变换,便来到了竞技场独立的小空间中。

    石子砾取出了乾坤之主的书页,手执一狼豪毛笔,轻轻吸了一口气。作为两方中修为较弱者,竞技场给了他一个福利,可以自主选择交战场地。

    都说了公平竞争,就孔烨这臭脾气肯定是使火的,石子砾略去了水之场景,选了个岩之场,这场地对他二人都无优劣区别。

    孔烨倒吃了一惊:“你还真想同我公平一战?”他从没觉得石子砾跟他有一战之力,劝道,“我就算把修为压制到凝魄初期,也能同寻常神游期修士比斗,你这是何苦?”

    能不能跨大境界战斗,历来是衡量顶尖天才和一般天才的标准。

    这人怎么瞧不起人啊。石子砾啧啧:“上次跟我说这话的某位神游期大圆满,让我一句话弄死了。”这说的是红练老祖,勉强能算吧。

    孔烨真正修为就是神游期大圆满,只当他斗气撂狠话,闻言不怒反笑:“那我只好趁着你一句话未说,就先弄死你了。”

    不过一瞬,孔雀法相高悬于顶,细长双眸缓缓睁开,孔烨眨眼已逼至近前。石子砾手腕轻抖,在乾坤书页上画了一个“囚”字,化作一道火笼,不困孔烨,反将他自己围住。

    他施展法术时,消耗的法力依照适用对象本身的修为而定,但若是对着自己使,几乎不耗费法力,这是石子砾近来才发现的机窍。

    孔烨使得是个近身招数,两人之中围住哪一个,他都得破掉火笼,倒吸一口气,将熊熊火焰吞入腹中,尖啼一声,尽数喷吐出来。

    石子砾仓促画了个水字,心知这火经孔烨酝酿后,威力更胜一筹,口中念道:“水火不相容!”乾坤书页化出的水柱和孔烨的火柱相交,因着这句话,彼此排斥,石子砾放松身体顺着力道牵引,眨眼间后退数百米,拉开了距离。

    孔烨并未强攻,顿了一下,玩味笑道:“有几分意思。”这才追击而来。

    不论说话和写字都比较麻烦,所以一开场,石子砾隐隐落於下风,这是他战斗时的通病,自己也在琢磨如何改进。孔烨若保持快节奏一招接着一招,那石子砾这场九成要输,但这人竟然停下来废话,那就好办了。

    石子砾已悄悄写好了“用爱发电”四字,不退反进,跟孔烨对了一掌,倒退数步才稳住身形。孔烨一步未退,吧唧一声摔在地上,浑身反射性抖个不住,惊骇道:“师父骗我!”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初步定的有三篇番外,凑够一百章,第一篇番外会在之前忘了发的30章更新,为了不妨碍后来的读者阅读,番外不会涉及剧透,下周更,现在只有二百多字,更新肯定不少于三千,有兴趣看的亲可以先买了,多少省点钱

    谢谢所有小天使陪我走到这里,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是特别特别特别对不起你们,更新这么不稳定。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篇新文出现,这一个月忙得感觉这辈子都不一定能攒够存稿,希望我们有缘再见吧,蠢作者爱你们=w=挨个亲亲

    ps:个人志的问题,谢谢所有有意向的小天使喜欢,不过最近有工作室印刷个人志刚惹出了大事,怂怂得不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